律师介绍

高同武

高同武

联系我们

  • 姓名:高同武
  • 电话:18612967888
  • 邮箱:bjsgtw@sina.com
  • 证号:11101200710673074
  • 律所: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
  •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和东路20号正大中心2号楼
您当前的位置: 北京职务犯罪律师 > 律师文集 > 受贿罪 >正文

情侣冒充高干子弟诈骗3800余万

时间:2016-10-09 10:10:08

分享到:0

范平平(左)李兆亘(中)与范丽丽(右)等被告人在法庭上

  吉林女子范平平的“忽悠”本领高超:她自称是“英国留学生、与著名画家黄胄是故交”;老公是“李克农的孙子、中央情报局局长”;儿子是“牛津大学博士”……借助编造出来的这些光环和高超的骗技,她诈骗了3800多万。连真正的高干子弟、前首钢集团董事长之子周北方也落入了范平平的诈骗陷阱。近日,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范平平和他的“老公”李兆亘犯诈骗罪和诬告陷害罪,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上海富商成“冤大头”

  1995年3月,范平平用别人的身份证在北京和广州分别注册了两家皮包公司,范平平自己借钱,自己担保,与原中国农业银行国际业务部营业部签订虚假借款合同,骗取贷款人民币2000万元,据为己有。2003年,47岁的范平平担任了国经协研究院的副院长,这一年她遇到了40岁的、已经有两个儿子又重新单身的李兆亘。李兆亘本名李可,出生在辽宁本溪,是一个四处游荡的混混。一年后,两人在酒店举行了一场没有结婚证的结婚仪式。范平平将李兆亘包装成了“李克农的孙子”,并虚构了一个并不存在的“中央情报局”,让李兆亘当上了“中央情报局局长”。还给他准备了一辆专车,由一个身穿军装的司机专门为李兆亘开车。在被范平平和李兆亘诈骗的人当中,上海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周山岗是最大的“冤大头”。2005年6月初,周山岗获悉北京正在筹建一个名称为“王府井大厦”的工程,便来到北京找关系,想对该项目投资,几经辗转认识了李兆亘、范平平。

  周山岗不惜血本讨好范平平和李兆亘。甚至有一次,单给范平平买衣服就花了二三十万元。2005年,范平平忽悠周山岗出资500万元注册了“中泰东鹏纳米微珠研究院”。接着范平平又让周山岗出钱买了一辆奥迪A6轿车和一辆保时捷凯宴SUV轿车给她的儿子当坐骑。

  2005年9月,李兆亘对周山岗讲,他手上有几十亿的国家安全基金,但前一段时间因为拿了一部分购买建设银行的原始股票,现在马上要审计了,还有1000万元的缺口,就向周山岗借。“中央首长”亲自开口,焉有不借之理,于是他分几次将1000万元汇入李兆亘指定的账号。周山岗当然不会知道,这笔钱拿来补李兆亘一笔诈骗款的漏洞,剩下的钱买了一辆沃尔沃轿车和两块名表,另一部分打到了李兆亘情人的账户上。到案发为止,周山岗被范平平和李兆亘共骗去了1800多万元。

冒牌货忽悠周北方

  被范平平和李兆亘骗过的人中,最有名的应该是周北方了。周北方是前首钢集团董事长周冠五之子,曾任首钢集团一家子公司的总经理。1996年被以受贿罪、行贿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,之后因病保外就医。就是这样一个出身名门、见过大场面的高干子弟,也被范平平和李兆亘杜撰的假高干子弟“忽悠”了。2005年,周北方经人介绍认识了范平平和李兆亘。正准备东山再起的周北方屈尊来到范平平的研究院工作,自己和朋友相继投资,朋友还被“借”去400万。

  2005年10月底,曾被“中央情报局局长”骗过的一个朋友甘先生提醒周北方后,周北方大惊失色。后面发生的事情非常具有戏剧性。2005年11月21日,北京市刑侦总队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接到李兆亘报案称:李兆亘和范平平、王乾鹏在某大酒店就餐时,被周北方等人带领30多名穿着黑衣的人手持刀、枪等凶器绑架,以暴力、威胁手段划走账面资金1053万元。

  由于报案金额巨大,而且涉及保外就医的周北方,北京警方共出动警力100余人次进行一系列调查工作,查明李兆亘、范平平所报案件与事实不符。范平平和李兆亘没有想到的是,此举将自己送进了监狱。在范平平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后,她的弟弟范森森、妹妹范丽丽和李兆亘的女朋友杨某也随之落网。范平平的两个儿子都逃到了国外。

受审时还接着忽悠

  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庭上,范平平依旧不改“忽悠”的本色,连连声称自己是被冤枉的,哭天喊地讲述公安机关如何刑讯逼供、自己如何被绑架等“遭遇”。当辩护人询问范平平是否知道李兆亘的局长身份是假的时,范平平还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说:“那是真的,我见过他的工作证。上面印着‘中央调查委员会主任特派员’。”可是,站在她身边的“亲密爱人”李兆亘却嘟囔着说:“范平平见过我父亲,知道我不是李克农的孙子。”

  (据《人民法院报》)